梓木临溪

《救赎录·天堂鸟症》

  “你尝过思念成疾的滋味吗?”

  据说若一个人过度思念一个已死的人,那么会有一定概率患上天堂鸟病。

  对这个人的思念并不是遍满身体,而是在某个地方堆积起来。堆积成一定量时,身体存储思念的部位被撕裂出一直天堂鸟,天堂鸟会飞往湛蓝天色之处。等到思念被积累于心一定程度时候。它会化为一颗血红色的宝石汲取人心脏里面的血液,然后割开人的胸部,化成一只美丽的天堂鸟飞走,这些思念会为两个人下一世再牵起一丝不灭之缘。

  天堂鸟症结晶复生——天堂鸟症患者如果在对方死后三年内因此病而死,飞出的天堂鸟呈现最自然的颜色,那么天堂鸟会带着患者的思念去重塑其思念之人的灵魂。但是自我意识下最自然的天堂鸟少有。(重生的人会继承一部分的思念,当然这份思念是否互通就要看这个人是否对患者存在爱和思念了。)

  外界影响催生天堂鸟症——患有天堂鸟症的人被强行待在有过思念之人气息的地方,受外界影响催生起强烈的思念感致死。飞出的天堂鸟呈暗黑色掺杂墨绿色。会严重伤害患者和其思念之人的联系。

  自我影响催生天堂鸟症——因为患者长时间过剩的思念而导致该类患者比其他两种患者更早死去。飞出的天堂鸟是深红色的,这种反噬一般的天堂鸟会让下一世的缘分过浓导致过错。

  无意识天堂鸟症:患者对被自己思念的人掩藏在心中,但是思念会沿着血管一路蔓延,而患者本人没有过烈反应,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没有思念某个人而导致这种疾病,但是在一定量以后天堂鸟会在一瞬间穿出身体飘向云端,飞出的天堂鸟是带着点点淡灰的白色。


*天堂鸟不是一种鸟,而是一种花。但是因为其外貌酷似一朵花,所以人们会觉得把对一个人的思念讲过天堂鸟花听,天堂鸟会飞去天堂给他们所思念的人送信,传达思念。

*其中提到的“飞出的天堂鸟”并不是鸟,同样亦是花,所以外貌是不可描述为一般鸟的。

[言洛]歌

是亲友让我写的文~

字数4k+

 私设美人鱼言×伯爵女儿依 

  美人鱼言是能永生的!伯爵女儿依是因为美人鱼言才能永生的。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文章,是糖。

   画风会逐渐沙雕,稍微有点烂尾了吧。

   “妈妈,我想听故事。”床上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白发蓝水眸的女子“好啊,那我就讲一个我们以前的故事吧。”

   小女孩赶紧躺下来,盖好了被子,眨着绿宝石眼睛。外面的海风刮进了屋子里面,伴着海浪的歌声和皎洁的白,窗台上的风铃叮铃叮铃,好像还夹杂着歌谣。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饶的王国,名叫维斯格。其中有一个很聪明帅气的伯爵,他有一个女儿很调皮,却生的很漂亮,灰发碧瞳,天上爱着海的颜色,是所有男孩子心中的完美伴侣。

   “为什么感觉这个人和洛麻麻长得很像呢?”

   那人听闻,眼里的海色又温柔了几分:“继续听吧。”   伯爵的女儿很喜欢去海边玩耍,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传说,说只要在海边唱一支古老的歌谣,会有人鱼游到你的身边,但是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看见人鱼,所以调皮的她想去找找看。

   “言麻麻你确定这不是老套的童话故事吗?”女孩再一次打断了故事,忍不住发出了疑问。“难道不信吗?这个故事可是真的哦。”白发女子并没有因为被打断而生气,反而笑着看着面前的女孩,伸出手点了点她的头:“再打断的话就要生气了。”

   她来到海边,一如既往地唱起了歌谣。但是一如既往地,人鱼也没有浮出海面。但是她并没有气馁,拍了拍裙子上的沙子,站起来就对着大海呼喊。但是被夕阳照射得金黄的海里除了翻卷而来的海浪和泡沫,什么都没有出现。除了海岸拍岸的声音和远处隐隐约约的叫唤声,什么都没有回应她。

   她走后天空就已经昏暗了,海面上悄悄地探出了一个白色的脑袋,对着伯爵女儿的窗台轻轻哼起了那首空灵而古老的歌谣。没有任何的歌词,只是调子,但是那使人陶醉的歌声走街串巷,大家惊讶地走出来,不知道是谁在唱歌。紫发的大祭司走出来眺望着海面,刚刚好注意到了那个唱歌的人。她心领神会地对着那个人笑了一笑,然后就回去了。

   很可惜此时的伯爵女儿早在歌声和月光的沐浴下睡着了。

   “那个人白色的脑袋就是人鱼吗?”小女孩坐了起来看着窗外,此时的窗外也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歌声。“乖,听下去吧。” 

  第二天醒来,伯爵女儿从祭司口里面得知了昨晚人鱼出来唱歌了,她对于自己决定早睡的事情懊悔不已,于是立马提着裙子跑去了海边,又唱起了那首歌谣。

   在一曲终的时候,她听见了有人在与她合唱。她没有再继续唱了,而是听着歌声的踪迹,果然,海面上传来了空灵悦耳的歌声,她双目空洞,入迷地随着歌声走进了海浪里面,理所当然地,她昏迷了,但是伯爵女儿却没有感觉到缺氧带来的不适。

   “那个,所以说那条美人鱼是反派吗?想要杀了那个伯爵女儿——”“才不是,你看的童话都是黑童话吗?”白发女子无奈地笑了笑把女孩刚刚坐起来导致被踢开的被子又重新盖好。女孩乖巧地躺好,看着那海色的眼睛:“言麻麻快点继续讲!” 

  此时外面传来了推门声,言和下意识地回头,推门而入的天依走了过来伸手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低声问道:“在讲什么故事呢?阿和,我也想听。”言和回过头,反手抱住了天依,在她眼角轻轻亲吻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抹微笑。洛天依被她这样子弄得脸有点红,回过头假装清了清嗓子:“我知道是什么故事了,阿和这个点你要洗澡。”“好,那天依继续讲吧。”

   躺在床上的女孩子轻轻哼了一下:“好了两位麻麻你们不要腻腻歪歪了,我还要听故事!”言和没有说什么,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听完就要睡觉了,晚安。”天依放下包,自然地代替言和坐在了床边。 

  伯爵的女儿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身处在海底。但是自己并没有缺氧,反而呼吸自然。她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了有一个人坐在远处,那个人有一头白色的长发,在浮力的作用下,没有束起来的长发自由地飘舞在水中,隐隐约约露出了很好看的脊背。

   “那个人就是人鱼了吧!”女孩再一次打断了话。“嗯,是的,那个是人鱼,背影特别好看。”天依脸微红,思索了一下,忽然笑了笑:“正面看也很漂亮。”   

   那个人鱼回过头,人鱼的眼睛像海的一样,但是不是波涛汹涌的,而是平静的,阳光下的水波倒影在她眼里,让她看起来真的美的不可方物。伯爵女儿很惊讶,她手攥着裙角,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鱼吗?”人鱼没有回答她,只是笑着看着她,嘴里面唱出一首歌谣——那首歌谣就是传言中能让人鱼游来身边的歌谣。人鱼游了过去,双手搭在她肩上,贴着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其实这首歌不是这么唱的。”伯爵女儿觉得脸上有点烫烫的,咬着唇侧头看着那条人鱼。人鱼游开了,坐到了礁石上,在她的注视下,轻轻哼起了调子。虽然节拍和原来那首差不多,但是每一个音符音调更加高,浓厚的感情被溶在里面,听上去宛如天籁。

   听着听着,伯爵女儿睡着了。

   她重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岸上面。   “洛麻麻,那个人鱼应该只是伯爵女儿的梦吧!”小女孩弹起来看着洛天依。“才不是。”天依伸出手揉了揉小女孩:“认真听啊。”

   后来伯爵女儿再一次看见那条人鱼的时候,是在她的生日会上面。觥筹交错,在一个小角落,有一个优雅的人盘着白发,身上穿着华美的纯白长裙,柔美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宛若天神降下。她拿着酒杯站着,静静地看着,鲜少与人交谈。伯爵女儿整场生日会都被大家簇拥着,根本不知道她的人鱼小姐来了。直到夜宴结束,伯爵女儿才在人群的缝隙中看见她,她很惊讶地抬头看了看人鱼,就走了过去她身边。

   人鱼低头看着伯爵女儿,低声说道。

   “生日快乐。”   “你......知道今天是我生日?你知道我住这里?你知道我是谁?”伯爵女儿心里面有很多疑问,人鱼如初见那般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在她额头上面亲吻了一下:“没什么名贵的礼物能赠与你,那就送你我们人鱼的祝福吧,小姐。”伯爵女儿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脸一下子就红了。

   “人鱼是喜欢伯爵女儿吗?”小女孩虽然已经迷迷糊糊了,但是她还是含糊地忍不住插了嘴。“我想是的吧,但是我很肯定伯爵女儿也很喜欢人鱼,不然的话也不会天天去海边唱歌。”洗完澡的言和走了过来,伸手撩了一下天依的发丝:“对吧?”“才不是......”天依红着脸撇开头看着窗外。夜晚风更大了。

   后来,伯爵女儿闲着没事就会走去海边,唱着那首人鱼小姐教给她的歌。但是人鱼没有再出现了,伯爵女儿孤独地坐在海边看着远方,嘴里面哼着歌,等待着海水变色。

   “人鱼是不要伯爵女儿了吗?”女孩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坐在床边的两个人,她可不希望听到的结局就是这个。

   有一天伯爵女儿一如既往地跑去海边,但是她却发现不对劲——海水边缘被染红了,不是因为阳光,而是血。她沿着岸边寻找了好久,最后在她上一次醒来的地方发现了人鱼。人鱼那个时候浑身都布满了可怕的血痕,像是被什么带刺的东西割开了,以她为半径的一片海域都被血晕染了,触目惊心。伯爵女儿瞳孔因为震惊放大了,呼吸一窒,蹲下来摇了一下人鱼:“你还好吗?”但是对方没有回答,连呼吸都微弱了,后面蔓延的血迹变大。她大惊失色,把人鱼先拉了上岸,看了看她的伤,全部都深可见骨又完美地避开了要害。但是还仅存着的一丝呼吸证明了生命的存在。

   “人鱼要死了诶!”小女孩刚刚躺好又弹了起来,但是立马又被伸出的手敲到额头又躺了下去:“你吐槽好多,不能打断你洛麻麻讲话啊。”“哼,一涉及洛麻麻的事情就凶我。”小女孩撅起嘴。

   伯爵女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人鱼独自扛回去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这么想救这条人鱼,或许是本性里面的善良吧。不过这也是一条生命,就当是做好事积点德吧。安顿好人鱼在自己的房间,然后伯爵女儿披着一件黑色衣服就偷偷溜出去了。   “医生,帮忙救一下人可以吗?”闻言,褐发扎着麻花辫的医者转过头:“啊,这不是伯爵家的小女孩吗?”医者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伯爵家的小女孩可是很少会拜托我的,当然要帮忙啦,荣幸。”

   但是当医者看见伤痕累累的人鱼的时候也明显呆住了:“你在哪里背回来这样子一个受伤这么严重的人!”面对医者的疑问,伯爵女儿没有多做说明,只是恳求医者帮忙处理。医者也知道不应该多问,于是只是默默地帮忙清理。

   医者离开后,伯爵女儿就是坐在床边看着光照射在人鱼小姐脸上,人鱼小姐不知道是因为牵扯到伤口疼痛还是因为做了什么噩梦,神情看上去特别不安,时而皱起眉头,时而嘴里发出轻哼。伯爵女儿也跟着人皱起了眉头。不过医者已经把她治疗好了,应该也不会问题很大吧,加上她本来应该是条人鱼,身体恢复也会比人类快吧。

   “后来呢?人鱼有醒过来吗?”小女孩再一次插话。“当然有啊。”“那她醒来以后就走了吗?”

   “你猜错了,人鱼小姐脸皮很厚的。”天依清了清嗓子看着言和。但是言和也是一如既往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回望。

   后来人鱼小姐醒来以后就呆在了伯爵女儿身边,但是对于当初她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却只字未提,伯爵女儿也明白这是人鱼小姐不想提及的事情,所以就没有问。伯爵也从大祭司口中知道了某些被添油加醋过的事情,于是很自然地认为了人鱼小姐是天神派来庇护他们家的,加上自己女儿也喜欢,自己也不介意家里多一个人,何乐而不为?

   伯爵小姐问人鱼小姐,为什么就这样不走了,人鱼小姐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因为我想体验一下人类的生活。”“你是人鱼,不沾水没事的吗?”“我们人鱼只是生活在水中,但是并不是不在水里生活就不能活。”人鱼小姐满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那你体验人类生活为什么赖在我家!”“我只认识你啊。”“你们人鱼的人缘这么差的吗?”“我们人鱼终日生活在海底,如果被岸上的人吸引走了,就会成为整个家族的人的敌人哦。”人鱼小姐意味深长地看着伯爵女儿。“给我丢锅?过分了。”

   已经快睡着的女孩努力地抬起眼皮看着坐在床边的两个人,开口发出已经如蚊子一般小声的话:“那么,故事的最后呢......?”

   言和思索了一阵子:“故事的最后?故事的最后,人鱼小姐和伯爵女儿坐在床边给你讲了她们很久以前的故事。”

   小女孩没有回应,取代而之的是平稳的呼吸声和窗边的风铃声。


    “所以,我亲爱的小女伯爵,当时喜欢人鱼小姐吗?”两个人躺在床上,言和一只手抱着天依一只手撩拨着她的发丝,一边低声说道。“我想答案显而易见,所以你不要再问了......”天依把头埋在言和胸前。 “好,那我不提了。晚安。” “晚安。”

     窗外传来了那首熟悉的歌谣声。

今天也是没有脑袋的指挥官,截屏怪阿泠在线截老婆

深渊和仰光和艾拉是真的好看wsl!

(是不是好像有个黑色的人影从我背后举起了刀……)

《救赎录》虐梗续

“‘为了那一次短暂的对视,擦肩101次,也值得一搏...’     ... 救赎换来的头彩,是 蝶 与笼中人101次的擦肩。第102次擦肩时,若两人对视一眼,前世的所有命运会交织在一起,擦出更明亮的花火。

    可当笼中人走上了 星辰 的道路,且因不愿救赎 蝶 ,让其陷入止步不前的轮回,那一切就会断裂...

    ... 输掉的筹码,是两者的意识与灵魂。

    付出的代价,是它们永生永世被束缚在空间之外... ”                                       ——《救赎录·擦肩》


这是蝶篇的End!!但是救赎录会继续更!(在写了0%)后续会把这个梗运用的CP发出来嗷嗷嗷!!


是…上一条的后续…

同一个系列的虐梗。(当糖梗也可以哒)

我越来越菜了。

《救赎录》自己写的虐梗!

 《救赎录》其实就一系列的名字,里面就是一些关于“救赎”的虐梗……欢迎大家提出看法!

  《救赎录》以外还有一本《轮回论》(但是不是我写的)所以我要发还是得和原作者申请一下的!(虽然两本东西其实我我们朋友之间一起的创作)

  我话痨,那就直接上梗了!


  

  “你知道吗,人的头骨里面有一块蝴蝶形状的骨头,这个骨头存储着人一生的喜怒哀乐。”

  “如果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太深沉,而对方却因为种种原因让她消亡,使她成为无法投入轮回的灵魂,那这块蝶骨就会化作一只蝴蝶,在爱人身边等待着被救赎。”

  “这就是爱的卑微。无论是友谊还是爱情,只要有一个人过分在意就会存在卑微。”

  “如果蝴蝶等待到了救赎的拥抱,就会飞往天堂。若是蝴蝶一辈子都等不到那个救赎的拥抱,就会与她的爱人一起投入轮回,一世又一世地等待救赎。”——《救赎录·蝶》


这是初稿


“...一切情感源于大脑,但却不止步于此。人的头骨里有一块骨头,形状如同一只蝴蝶,这个骨头存储着人一生的喜怒哀乐。 若痴情之人给予对方的爱太深沉,而对方却让她消亡,以至于她的灵魂无法投入轮回,那么,这块蝶骨就会化作一只蝴蝶,在爱人身边等待着被救赎。 这就是爱的卑微。无论是友谊还是爱情,只要有一个人过分在意就会存在卑微... 唯有救赎的拥抱能让化蝶之人飞向天堂。若是蝴蝶此生都等不到救赎,那她便会与爱人一起投入轮回,一世又一世地等待救赎。”


修改稿✓看看你们钟意哪个就拿哪个走吧!